辽宁登海种业微信号

 

辽宁登海种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沈阳 辽ICP备17022046号

辽宁登海种业有限公司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北陵大街19号
   沈阳天地中汇大厦A座2505室

电话:024-31354028
传真:024-86204658

公司邮箱:lndhzy@163.com

公司加工检验中心

地址:沈阳光谷联合科技城B16-102号
   沈北新区四环与七星大街交汇处北400米

新闻中心

>
>
>
《科技日报》李登海的三座“丰”碑

新闻搜索

搜索

《科技日报》李登海的三座“丰”碑

分类:
公司新闻
作者:
发布时间:
2015/12/23
【摘要】:
当代中国农民的先行者孙明河发布时间:2009-08-24 | 作者:孙明河http://www.stdaily.com2009年08月24日来源:科技日报作者:孙明河   “中国人民有志气、有能力,一定要在不远的将来赶上和超过世界先进水平”。40年前,李登海怀抱着这样的理想,选择了“科学报国”;40年后,李登海实现了这个理想,创造了亩产1402.86公斤的世界夏玉米最高纪录。   李登海是包括本报
当代中国农民的先行者
孙明河
发布时间: 2009-08-24  |   作者:孙明河
http://www.stdaily.com 2009年08月24日 来源: 科技日报 作者: 孙明河
 
  “中国人民有志气、有能力,一定要在不远的将来赶上和超过世界先进水平”。40年前,李登海怀抱着这样的理想,选择了“科学报国”;40年后,李登海实现了这个理想,创造了亩产1402.86公斤的世界夏玉米最高纪录。
 
  李登海是包括本报在内众多媒体多次报道过的老典型,他的先进事迹早已远近传诵。在即将迎来新中国成立60周年的日子里再读李登海,更多了一份感悟。李登海由农民成长为科学家的事迹,让我们看到了科学的伟力。
 
  曾经吃过野菜、树皮的李登海,从小热爱科学,发奋科学报国,无疑是当代农民的先行者。他用40年的科学实践,让更多的农民懂得了这样的道理:只有靠科学,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才能改变中国农村的面貌。
 
  基于这样的认识,李登海把30年的科研成果无偿奉献给了国家。“登海种业”上市后,作为拥有超过20亿元市值的中国科学家“首富”,李登海倡导“节约每一分钱保障科技创新”、“把科学报国放在第一位”。这是李登海对科学的深刻认识,也是李登海对祖国的真挚感情。
 
  “科学报国”是以钱学森等为代表的老一代中国科学工作者的共同选择。作为农民的李登海,通过育种科学活动,实现自己报答祖国的崇高理想,具有更广泛的现实意义。它表明,农民、工人以及一切有志于“科学报国”的人,都可以投入到科技创新的潮流中来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孙明河)
 
本篇文章来源于 科技网|www.stdaily.com
原文链接:http://www.stdaily.com/kjrb/content/2009-08/24/content_96737.htm
李登海的三座“丰”碑 
——一位中国农民的科学贡献(上)
实习生 孙淼 本报记者 魏东
http://digitalpaper.stdaily.com:81/kjrb/html/2009-08/24/content_36183.htm
 
  李登海(左)在和美国诺华公司专家交流(资料照片)。新华社记者  朱峥摄  
  普通的白衬衣,老旧的裤腰带。眼前的李登海是一个地道的农民。而事实上,李登海是上市公司登海种业的董事长、山东农业大学博士生导师。
  山东省莱州市的育种基地里,三座石碑记载着这位中国农民的科学贡献。雪花大理石做成,顶端高高的玉米穗。塔碑正面分别镌刻着“玉米高产从这里走向全国”“紧凑型玉米从这里走向全国”和“超级玉米从这里开始走向全国”。 
  ——1979年夏季,紧凑型玉米新品种“掖单2号”,首创了我国夏季玉米单产最高纪录,亩产776.6公斤。“掖单2号”获国家星火科技一等奖。
  ——1989年“掖单13号”刷新了世界玉米高产纪录,达到1096.29公斤。“掖单13号”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2005年“登海超试1号”,亩产达到1402.86公斤,是当时全国玉米平均产量的4倍。
  三组数据,对应三座“丰”碑,形象地记录了李登海的科学探索历程。
  玉米,玉米,还是玉米!这种株型紧凑、叶片上冲的紧凑型玉米目前已遍布我国大江南北。在长期的育种科研实践中,李登海发现并引领了我国紧凑型替代平展型玉米育种新方向,率先将紧凑型玉米育种与高产栽培相结合,开创了紧凑型玉米育种的先河和利用良种良法配套栽培技术进行高产攻关的玉米高产道路。他的玉米高产纪录从500公斤到700公斤,用了8年时间;从700公斤提高到800公斤,用了4年时间;而从800公斤跨上了亩产1000公斤的台阶,差不多又用了8年的时间;从1000公斤攀登到1400公斤,他整整用了16年的时间。
  在我国育种界,李登海首先构建出利用紧凑型玉米开创我国玉米高产道路的有效途径,并且给出了“以紧凑型玉米品种为核心,以播种为基础,以密度为保障,以肥水调控为重点”的玉米高产栽培技术路线,丰富了我国玉米高产栽培技术理论,实现了玉米育种的五个重大突破:
  ——种植密度的突破。传统的平展型玉米很难突破每亩4000株,而紧凑型玉米每亩可达6000株甚至7000株。
  ——经济系数的突破。这项反映玉米籽粒在整个玉米植株生物产量中的比重指标,紧凑型玉米的经济系数比平展型玉米提高20%以上。
  ——叶面积指数的突破。这项反映农作物对光照利用效率的指标,紧凑型玉米比平展型玉米提高了75%。
  ——较高密度下单个植株生产能力的突破。平展型玉米一般不超过175克,紧凑型玉米则达到219克。
  ——高产能力的突破。平展型玉米很难超过700公斤,而紧凑型玉米最高接近1100公斤,提高60%左右。
  从1972年至今,李登海以每年3至4世代的育种速度开辟着中国玉米育种的创新事业,总结出“紧凑株型+高配合力”的玉米育种理论。截至目前,他已选育出一批优良的紧凑型玉米自交系和100多个紧凑型玉米杂交种,其中50个通过国家、省级的审定,获得41项植物新品种权和11项专利,是我国拥有审定品种和植物新品种权最多的农业育种家。他选育的107自交系及掖单2号杂交种、478自交系及掖单13号和超级玉米自交系及系列杂交种,已成为我国紧凑型玉米育种的3个阶段,即紧凑型玉米、紧凑大穗型玉米、超级玉米的三大创新发展的里程坐标,在我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不同时期对国家的农业增产和粮食安全发挥了重要作用。2007年,李登海领衔国家“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超级玉米新品种选育与产业化开发”,率领我国育种界开始向新的玉米高度进发。
 
李登海的“365里路” 
——一位中国农民的科学贡献(下)
实习生 孙淼 本报记者 魏东
 
http://digitalpaper.stdaily.com:81/
 
  时代先锋
  抖落异地的尘土,踏上遥远的路途,
  满怀痴情追求我的理想……
  三百六十五里路哟,越过春夏秋冬;
  三百六十五里路哟,岂能让它虚度。
  我那万丈的雄心,从来没有消失过,
  即使时光渐去,依然执着……
  李登海说:“这首歌好像就是为我写的一样。”38年97代育种,他常一个人在沙沙作响的玉米田里,大声唱这首歌。
  李登海的儿子李旭华向我们走来。瘦小,藏蓝色衬衣,裤子挽到膝盖,黄胶鞋上全是湿泥。33岁的他看起来像个少年,眼神灵活,很有朝气。据说,他和青年李登海几乎一个模子,现在是登海种业农技员。
  他说:“我从出生就在姥姥家搁着,玉米才是他的孩子。”李登海的妻子张永慧有句话常挂在嘴边:“他欠我的太多了。”
  在李登海的心中,“家”字的前面是个“国”。1949年9月出生的李登海,正应了那句“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在他的育种基地里,随处可见毛主席和马克思的名言,字体很大。“爱国爱党”从李登海嘴中说出一点都不做作。他说:“保证科技创新是第一位的,这是头等大事,这是最大的爱国,多出科技成果是最大的奉献。”
  上世纪70年代,山东省莱州市一个偏僻的海湾边上的后邓村,有一位年轻的农科队长,怀着浓厚的爱国情,夹杂着对美国玉米高产数据的难以置信与不服气,开始走上探究玉米高产的道路。
  1974年,25岁的李登海被推荐进入莱阳农校学习,“那1年就学了4年的知识,不白瞎一分钟。”毕业的时候,一直对李登海偏爱有加的刘恩训教授,送给他20粒珍贵的外国玉米种子。
  培育一个玉米良种需要七八年时间。在莱州,一年只能生产一季玉米。加速育种速度,李登海去海南追赶太阳,进行玉米加代繁殖。
  1978年,三个伙伴,一袋萝卜丝。李登海和伙伴们第一次登上南下的火车,乘车换船,整整8天,来到距三亚15公里的荔枝沟镇。在一个只有11户人家的人合村,他们租到一块未开垦的荒地,住进一间黎族人废弃的破旧茅屋里。一张老照片里,李登海和他的同事站在一堆高高架起的茅草旁,展开的白纸上写着他们新家的牌匾:风摇楼。
  1979年,在他的海南高产田里,一炮打响震动全国的掖单2号、掖单3号紧凑型玉米杂交种选育出世。为他,也为全国的育种探究提供了新认识:只有紧凑型才能育出高产品种。中国玉米育种由此开始了“紧凑型革命”。
  一年就有了成果,李登海说他很幸运。但是,和他一起奋斗至今的毛丽华说:“他不容易。”在海南,他与人斗,斗的是自己的意志与思乡情;他与病斗,斗的是对玉米的执着,让他坚强地挺到今天;他与天斗,斗的是暴雨龙卷,却无意间发现抗倒伏的株种。  
  多年在外漂泊,李登海满怀痴情追求他的理想,顾不了家。一起采访的焦点访谈记者,在他的家里为寻找一个切入角度比划了大半个小时:“房子那个乱啊,连个能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我们问他:“李院长,你肯定还有其他房子吧?”他答:“有个职工楼房,但是太干净了,我的泥鞋踩上太可惜,就一直没搬。”而他儿子的境况也被见多识广的记者们誉为“上市公司董事长公子中的唯一”。
  登海种业上市后,有人拿着报纸对他说:“报纸登着你是中国科学家首富,你是大老板了!”李登海无奈地笑笑:那是纸上的事,我没有大老板的感觉。对我来讲生活够了就可以了。
  公司的人都知道,李登海坐飞机总是订最后一班;他坐火车会为省10块钱的座位费拿出全国人大常委的证件交涉。这些年来,他从30年前公社奖励的8元钱,到近年山东省最高科技奖励的100万元,都专门存起来。李登海有一个愿望,要把党和政府颁发给他的奖金集中设立一个奖励基金,鼓励那些“开创中国玉米高产道路,赶超世界先进水平有贡献的人”。
  采访回程的路上,两边一直是满满当当的玉米地。杆子挺立着,叶子精神地向上舒展,极像李登海这位脚踏实地的山东农民。他低调平常的如同“玉米棒子”,剥开粗糙的外皮,里面却镶满了数不过来的金色果实。
 
评论:李登海是科学家
孙明河
原载《科技日报》2007-4-5    来源:科技日报
    写下这个标题,连我自己都禁不住哑然失笑。李登海是科学家,还用说?
  现代汉语词典“科学家”条目:从事科学研究工作有一定成就的人。就这个定义而言,李登海不仅是科学家,还是为农业科学技术做出重大的、创造性的成就和贡献的科学家。
  在网络上搜索“李登海”,15400个相关条目中,“中国科学家”、“中国杂交玉米之父”、“农民科学家”、“青年农业科技育种栽培专家”、“中青年有突出贡献专家”、“优秀发明家”等称呼,不一而足。当然,也少不了“亿万富翁”、“企业家”、“人大代表”这样的头衔。
  对于这些头衔、称号,我举双手赞成。之所以拿不用说的这句话做标题,是因为有人不这样认为。尽管人数极少,但它反映的却是很多人头脑中挥之不去的陈腐观念,甚至是偏见。
  一个头顶着高粱花的农民,初中毕业(现在履历表上填的是大专),没有高深的论文和专著(更别说什么SCI),一口的胶东土话(好像不懂英语),这算什么科学家?按照职称评审条例,连个中级都够不上。不要说评审专家,就是当下一般人看来都会摇头。所以,我还是坚定地写下这个题目。
  对于李登海的描述,最吸引人们眼球的大概数“中国科学家首富”。据说,“登海种业”上市首日,李登海纸上财富超过11亿元。这使我想起世界首富比尔?盖茨。李登海与盖茨相似的不止是“首富”,还有低学历(世人皆知盖茨大学没念完就去车库创业,最多算我们的大专)。盖茨经常趴在工作台上睡觉,也和李登海的做派有一比。还据说盖茨敬业如命,他同时在两台计算机上工作,一台从互联网络中连续不断地获得数据,另一台处理着上百封电子邮件和备忘录,这几乎是李登海的翻版。
  世界首富和中国首富,从事的是完全不同的领域,没有借鉴或抄袭的嫌疑。唯一克隆的是,他们对科学的热爱,对真理的追求。
  在登海种业的官方网站上,介绍李登海是研究员。我想这肯定是属于“破格”之列,是科学事业和社会观念进步的表现。但是,在国家设立的工程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机构里,却迟迟不见李登海的身影。这使“南袁(隆平)北李(登海)”的说法失去了重心,也使我久久不平。毫无疑问,还是学历、论文和外语惹得祸。
  最高学术机构接不接纳李登海,自有它的说法。李登海本人也未必在意。我在意的是,任由这种观念流传下去,我们建设创新型国家的目标还待何年何月?
  其实,李登海能不能进入国家工程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机构,他是不是科学家,并不是本文要论述的重点。我想说的是,在对待科学发展的问题上,在建设创新型国家的路径上,我们不止缺乏投入,缺少人才,还缺乏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